3年內中國80%富人將返貧 房產鋼鐵領域首當其沖

過去30年,中國掀起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瘋狂造富運動;未來3年,80%的中國富人將返貧,首當其沖的是礦產、房地產和鋼鐵等重污染領域的富人。過去30年,中國掀起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瘋狂造富運動;未來3年,80%的中國富人將返貧,首當其沖的是礦產、房地產和鋼鐵等重污染領域的富人。


過去30年,中國掀起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瘋狂造富運動;未來3年,80%的中國富人將返貧,首當其沖的是礦產、房地產和鋼鐵等重污染領域的富人。


投資與理財張庭賓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造富運動無論從人數上,還是從財富總量上,均令西方瞠目,它完成了資本主義國家一兩百年的歷程。它的背景是30多年來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這又分為三大波次。


第一波是1980年代。當時暴發戶主要是“倒爺”,靠特權批出內部低價商品,轉手到市場高價賣出,小到肥皂,中到電視,大到鋼鐵汽車。其巔峰是1989年牟其中從俄羅斯倒來一架圖154飛機。那時資產上億的就是大富豪了。


第二波是1990年代。主要靠4種模式:1、民營制造業,比如廣東順德的美的、科龍、格蘭仕等,始創是鄉鎮企業,后轉為私企了。2、海南房地產泡沫使著名的“私奔帝”投資家王功權們淘得第一桶金。 3、股市坐莊暴富。1990年A股開啟后,坐莊操縱盛行,大批億萬富豪涌現,以德隆系的唐氏兄弟最為著名。在21世紀初股市低迷中,大多數被打回原形,唐氏兄弟也破產入獄。4、走私發財的,廈門遠華賴昌星做到極致,規模上百億,將大批高官拖下水,最后逃到加拿大,也難躲牢獄之災。那時,10億元資產者算是大佬了。有極少數近百億級的,都是曇花一現,被大浪拍在了岸上。


第三波造富巨浪是2000年至今。中國百億級的富豪比比皆是,甚至千億級的也不乏其人,最令全球瞠目。而這些人的暴發,來自于3個歷史性的機遇。


一、“世界工廠”。國際資本與中國廉價勞動力結合,西方市場向中國打開,很多民營制造業老板抓住這個機遇,由此身價10倍增長,成為億萬富豪。


二、房地產市場化和礦產私有化。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商創造了一種斂財模式,把原本屬于全民的土地,以招拍掛制度,將價格推到了中國普通居民承受力的極限,這個超級泡沫背后的財富再分配,造就了一個空前的富豪集群。如今,中國億萬富豪中近一半是房產商,身價最高的如王健林已經超過1000億元。


過去30年,中國掀起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瘋狂造富運動;未來3年,80%的中國富人將返貧,首當其沖的是礦產、房地產和鋼鐵等重污染領域的富人。


三、人民幣升值引發國際熱錢投機中國,助推了2007年的超級A股大泡沫頂峰、2011年創業板造富頂峰、2013年樓市頂峰……為造富神話推波助瀾。


世事陰陽轉化,所謂福兮禍所伏,瘋狂造富的另一面是竭澤而漁,危機潛伏。“世界工廠”以中國有限的資源為全球生產,透支國民青春健康,造成霧霾污水的環境災難。同時沖擊各國就業,引發反擊。巨大的樓市泡沫吞噬國人財富積累,更透支未來一二十年預期收入,國人已經再也抬不動這頂高高在上的權貴既得利益的轎子。以前美元貶值,熱錢涌入,曾對中國造富錦上添花,而今美元復興,熱錢外流,勢必對中國落井下石。隨著“世界工廠、樓市和人民幣升值”三大泡沫破滅,中國再也支撐不起五大高消耗的平衡:昂貴政府、“世界工廠”、送禮外交、高成本金融,以及國人追求的美國式高消耗生活方式。中國勢必要向下尋找低物質消耗的平衡,這個過程將是痛苦的,它的表現方式是經濟金融危機。


中國的多數富人仍沉醉在財富神話中,貪婪而傲慢,很少有人意識到未來危機的嚴峻性。他們雖在中國國內是逞威的狼,然而現正面臨全球虎豹的圍獵,即便有所警覺,也大多數缺乏應對突圍的能力。


未來3年內80%的中國富人將返貧,首當其沖的是礦產、房地產和鋼鐵等重污染領域的富人。就本質而言,是他們精神太過貧乏,物質太過囂張,當社會游戲規則改變時,他們缺乏足夠智慧改變自己,因而守不住財富積累。一如當年的牟其中和唐萬新們。


這其實已經不是預警,很多礦產商已經崩潰,如海南7000萬嫁女的邢利斌已鋃鐺入獄;上海鋼貿商圈數萬富人已經破產;太陽能商人們也已窮途末路……然而,這才是剛剛開始。


怎么辦?是必須重新學習的時候了!學習做空、學習全球化生存、學習遠離官員,親近智慧。


亚洲综合小说区图片_重口老熟七十路黑崎礼子_免费a级毛片永久免费_中文字幕乱视频在线观看_成熟女人牲交片免费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