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的“底”:十年政策 幾度輪回
  他們至少還需要再堅持10天。屆時,中央第十三巡視組為期兩個月的進駐工作才會結束。這會是比較難捱的10天,巡視成果隨時都會毫無預期地出現。
  
  比如,2015年4月13日晚,武鋼股份突然發出公告宣布其副總經理孫文東涉嫌受賄罪被刑事拘留;3月31日,上海市紀委宣布,寶鋼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崔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這是中國鋼鐵業最困難的時期:市場低迷,虧損擴大,在剛剛過去的一季度,行業全面虧損;短期銀行貸款仍在攀升,已經達到了9800多億,在1.33萬億鋼鐵業銀行貸款中占到了近74%,債務危機導致倒閉暗潮正在涌動;那些曾經風光無限的大公司也舉步維艱,10年前在鋼鐵產業政策號召下進行的一起起兼并重組,似乎正無法阻擋地破裂;內部管理漏洞也開始暴露。2015年春天,整個鋼鐵行業內外交困。
  
  這時,中央巡視組進駐鋼鐵業,這是史上首次。他們要在中國鋼鐵央企代表武鋼集團和寶鋼集團工作兩個月,到4月底才結束。根據中央要求和巡視工作職責,中央巡視組主要受理反映這兩家央企領導班子成員、下一級子公司領導班子成員和重要崗位領導干部問題的來信來電來訪,重點是關于黨風廉政建設、作風建設、執行政治紀律和選拔任用干部方面的舉報和反映。其他不屬于巡視受理范圍的信訪問題,將按規定由企業和有關部門處理。
  
  孫文東和崔健的“落馬”,都多少讓業內有點驚訝。大多數與他們打過交道的人,對這兩個人都有不錯的評價。他們說孫文東,有能力,很低調,如果不出事,甚至可能是武鋼集團要培養的新一代領導班子核心成員;至于崔健,就更低調了,搞技術出身,很樸實。
  
  他們的案發來自內部舉報。中央巡視組的進駐,為舉報提供了最直接有效的通道。目前,在武鋼集團內部一些針對公司高層的實名舉報線索仍在等待著最終的調查結果。而一些積怨已久的人甚至將公司領導的那些真假難辨的問題直接發到了網絡上。
  
  恰好又趕上了新舊交替。鋼鐵業的十二五規劃在市場一片低迷混亂中即將結束,實施十年的鋼鐵產業政策看起來,也有點過時了。政府主管部門開始計劃對這個內憂外患行業進行再一次拯救。——盡管這發生在新一屆政府全面簡政放權、進一步市場化改革的大背景下,主管部門還是覺得,鋼鐵是需要政府出手做點什么。
  
  就在崔健被宣布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一周前,2015年3月25日下午,工信部的一個部長辦公會確定,要著手制定一份名為《鋼鐵工業轉型發展行動計劃(2015-2017)》(簡稱《行動計劃》)的文件。這個部長辦公會還決定,《鋼鐵工業十三五發展規劃》也要做,同時工信部還正在著手修訂10年前由國家發改委發布施行的《鋼鐵產業發展政策》。
  
  在2015中國鋼鐵規劃論壇上,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長駱鐵軍反思說,現在回頭去看,《鋼鐵工業十二五發展規劃》做得太散太亂,在一個整體規劃下面,還有50多個小規劃,太亂了,針對性也不強。
  
  《鋼鐵工業十二五發展規劃》于2011年10月24日由工信部印發,它的目標是,要在2015年末,鋼鐵工業結構調整取得明顯進展,產能過剩地區的盲目擴張得到抑制,建成湛江、防城港鋼鐵精品基地,初步實現鋼鐵工業由大到強的轉變。
  
  現在看,上述目標很難如期完成。比如,武鋼和柳鋼合資建設的防城港鋼鐵精品基地項目進展緩慢。一度有傳言稱,不堪忍受停滯不前的柳鋼方面,想甩開武鋼單干了。而武鋼集團2014年全面生產財務報表上,也已經將柳鋼的數據提出,分開報表。在鋼鐵行業,財務報表的合并與分開,往往被外界視為是公司內部整合與分割的風向標。市場在猜測,也許在經過10年的痛苦磨合后,武鋼和柳鋼這個當年被國務院認可的兼并重組案例,裂痕已顯。
  
  工信部的《行動計劃》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準備登場了。4月10日,工信部的一位官員說,目前進行的是《行動計劃》第二輪征求意見了,此前在國務院相關部委層面的征求意見已經完成。但就在當天,一名來自國家發改委的相關官員說,他到現在都沒有看到過工信部的征求意見稿。
  
  不過,這也許并不會妨礙工信部《行動計劃》的出臺。因為按照工信部的設想,《行動計劃》不是行業規劃,只是一個部委對行業進行管理的工作文件。從行政程序上講,不需要報國務院批準,因此部委之間的會簽也就不是必須要走的程序了。
  
  《行動計劃》的總體思路是,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強化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依法依規加強行業監管,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二
  
  有知情人說,孫文東涉嫌的受賄罪發生在其擔任武鋼集團下屬鄂鋼公司總經理期間。2008年11月,孫文東從武鋼國貿總經理位置上調任鄂鋼總經理。此后,隨著中國政府為應對經濟危機啟動的四萬億投資計劃,以及鋼鐵產業調整和振興計劃,在武鋼集團的支持下,鄂鋼也開始了產品結構調整。2011年,鄂鋼啟動了總投資計劃約120億左右的特種鋼項目,銀行貸款由武鋼集團提供擔保。
  
  不過,這次聲勢浩大的轉型只用了兩年就中止了。在先期投入了50多億資金后,建成了一個中厚板生產線之后,鄂鋼特種鋼項目便沒了后續。這時,隨著中國諸多刺激政策的消退,鋼鐵行業開始感受到真正的危機。鄂鋼陷入巨額虧損泥潭,內部怨聲四起。直到現在,很多人都還沒搞明白,當初確定的為十二五轉型而上馬的特種鋼項目,為何突然停下來了。
  
  2013年年初,在鄂鋼當了4年總經理的孫文東被武鋼集團任命為武鋼股份副總經理。此后,虧損增加、轉型中止的鄂鋼內部矛盾開始不斷爆發。從孫文東離開鄂鋼到2015年的兩年間,武鋼集團先后兩次更換了鄂鋼總經理。直到2015年1月19日,武鋼集團董事長鄧崎琳在鄂鋼召開干部大會,宣布集團公司對鄂鋼領導人員進行調整,同時,提出了鄂鋼轉型發展、進行第二次創業的口號。
  
  正是這次會議,徹底激發了鄂鋼內部的不滿。被武鋼兼并重組10年后,鄂鋼迎來了可能“要全面關停鋼鐵生產線,轉向非鋼業務,人員有效分流”的地步。據稱,鄧崎琳在這次會議上對鄂鋼最近幾年的發展和經營非常不滿,他在大會上說,“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就別干了。把生產設備都轉移到國外算了。”
  
  2015年1月20日,武鋼新聞中心發布的信息顯示,這次會議上,鄧崎琳強調,鄂鋼要響應國家號召,創新驅動、轉型發展,淘汰落后產能,走出一條更加寬廣、更好的發展道路,開創鄂鋼第二次創業。集團公司、鄂鋼公司以及有關部門都要對鄂鋼這次的轉型發展總體方案作出認真調研,拿出切實可行的方案,經廣大干部職工討論,報上級批準后再實施,做到總體設計分步實施。當時鄂鋼內部流傳的消息說,此番二次創業后,鄂鋼11000多名職工,只保留5000人。
  
  轉型終于到了最核心也是最復雜的地步。而此時,武鋼集團與廣西柳鋼的重組也陷入窘境,作為合作的成果,2010年8月獲得核準的防城港鋼鐵項目停滯不前;2007年重組昆明鋼鐵也嚴重虧損。行業報表數據顯示,昆明鋼鐵在2014年全年虧損了9.8億。龐大的央企武鋼集團一時間虧困交加。
  
  內部職工對武鋼集團領導多年積蓄的不滿終于爆發,自2014年下半年起,對高層領導的舉報開始不斷出現,其中包括一些職位較高的人,也加入到舉報行列。2015年2月底,中央巡視組進駐武鋼集團,一個多月后,被重點舉報對象之一的孫文東落馬。據稱,有舉報材料稱,孫文東等領導在武鋼一些重點項目建設中,以及銷售采購等環節,存在受賄等腐敗行為。
  
  當2014年下半年,武鋼內部開始對孫文東等人頻繁舉報時,寶鋼集團內部也有人對其集團副總經理崔健進行舉報。據透露,崔健落馬的主要原因,涉及其在擔任寶鋼不銹鋼總經理期間涉嫌貪污轉移公司經營款項,私自克扣銷售環節收入等。
  
  2012年年初,寶鋼股份將其全部不銹鋼業務剝離,上海寶鋼不銹鋼公司將受讓了寶鋼股份下屬不銹鋼事業部全部資產及少量經營性負債。此后,寶鋼不銹鋼公司成為寶鋼集團下屬的子公司,開始獨立經營。不過,也有傳言說,崔健的落馬或許事涉其在擔任寧波鋼鐵集團公司董事長期間。
  
  除了中央巡視組發現的問題,在寶鋼集團的財務報表上,2014年新疆八一鋼鐵全年虧損22.5億,廣東韶關鋼鐵全年虧損11.9億。這兩個兼并重組而來的鋼鐵企業,成了寶鋼集團最大的出血點。
  
  2015年一季度,行業的數據更加難看。中鋼協黨委書記劉振江在“2015中國鋼鐵規劃論壇”上稱,2015年1月大中型鋼鐵企業出現虧損,2月份比1月份虧損額度更大,虧損面近50%,3月份仍是訂單不足,庫存增加。整體來看,2015年一季度,國內大中型鋼鐵企業將是總體虧損。
  
  看起來,工信部的《行動計劃》來得正是時候。參與《行動計劃》制定的工信部官員說,不同于以前的鋼鐵行業規劃文件,這次制定的是一個立足于短期的、更加務實的政策方案,文件要解決諸多更為實際的當下問題,找到一些企業愿意做,政府又能拿出具體政策的事情來推動。
  
  三
  
  現在,《行動計劃》的征求意見稿正擺在地方相關政府部門官員的案頭。起草者工信部希望他們能夠盡快將反饋意見提交上來,以確保這份文件能夠在2015年6月底之前發布實施。
  
  從具體內容上,更能看出《行動計劃》的短期性。它提出,經過2015-2017年三年的努力,再壓縮8000萬噸鋼鐵產能;要建立2-3個智能示范工廠;兼并重組取得明顯成效,鋼鐵企業數量保持在300家左右;能耗總量實現零增長,污染物排放總量下降;形成一批一流產品、一流技術和一流環境的世界一流企業。
  
  產能淘汰、兼并重組這兩個自2005年《鋼鐵產業發展政策》發布便確定下來的行業管理工具,在工信部的《行動計劃》中再次被提了出來。而此時,飽受兼并重組十年之痛的武鋼和寶鋼正在中央巡視組工作下,審視自身。
  
  工信部希望即將出臺的《行動計劃》能夠破解這一怪圈。因此,其提出,在一定時間內暫停批準新上鋼鐵、電解鋁、水泥、平板玻璃等方面的產能,在建的產能也要停建或緩建,用一段時間消化過剩產能。工信部部長苗圩在3月6日接受中央媒體集體采訪時提到了這些措施。
  
  不僅僅是產能,工信部還希望《行動計劃》能將中國鋼鐵企業的數量保持在300家左右。這是一個冒險又令人費解的決定。因為,外界很難理解,既然《行動計劃》提出要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那又為何將市場的主體——企業的數量劃定在300家左右?
  
  工信部的官員解釋說,300家左右的企業數量是依據《鋼鐵行業規范條件(2012年修訂)》來的。2012年10月1日,工信部制定的這份文件開始實施,至2014年11月25日,工信部先后分三批公布了總計305家符合《鋼鐵行業規范條件(2012年修訂)》的鋼鐵企業。這些被公布的企業,此前一直被關在國家發改委的大門外,這時開始逐批被工信部認可了。
  
  據工信部官員測算,三批公布的305家鋼鐵企業,總產能占到了目前鋼鐵產能的近90%。這意味著,剩下那些未能擠進此前工信部公布的大名單當中的鋼鐵企業,已經被排斥在《行動計劃》之外。
  
  4月10日,工信部的官員強調說,《行動計劃》中有關保持300家鋼鐵企業的提法,來自于專家的呼吁,目前并不成熟,還在征求意見。
  
  工信部的官員們深知,如何進行落后產能淘汰確實是一個難度很大的命題,而在新常態下,這道命題的破解,更加困難和復雜。
  
  工信部產業政策司副司長辛仁周最近到鋼鐵大省河北進行了一次調研,——他選擇河北,是因為河北目前還沒有向工信部上報2015年的產能淘汰計劃。在那里,這位工信部產業政策司副司長突然意識到,很多企業的產能并不能隨便淘汰。
  
  辛仁周發現,很多地方的鋼鐵企業在向銀行貸款時,都存在著相互擔保、連環擔保的情況。他說,在這樣的債務擔保鏈條上,如果淘汰或關停其中的一家鋼廠,可能其他幾家鋼廠也會跟著受牽連。別說鋼廠、地方政府,甚至連銀行也不愿看到這樣的淘汰。2014年3月底爆發的海鑫鋼鐵破產案,已經顯露了這些跡象。
  
  2015年4月10日,來自權威部門的人士提供的最新信息說,海鑫鋼鐵的債務總規模達到了200億。這涉及到33家金融機構,同時還有德龍鋼鐵、美錦能源等多家鋼鐵、能源企業因為其提供擔保而被殃及。
  
  這些復雜的連環擔保模式,讓工信部的產能淘汰計劃有點投鼠忌器。根據統計,僅中鋼協80余家會員企業的現有負債規模就超過了3萬億,除去銀行貸款1.33萬億元,剩下近1.7萬億幾乎都是不可思議的高息短期貸款。
  
  數據顯示,寶鋼集團新疆八一鋼鐵2014年銀行短期貸款超過了170億,同比增長了13.32%;而長期貸款則下降了29%。武鋼集團鄂鋼公司2014年銀行短期貸款超過了80億。在虧損嚴重的前提下,資金壓力可見一斑。
  
  四
  
  3月31日,上海市紀委宣布寶鋼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崔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的當天,寶鋼集團正式與重組六年之后的寧波鋼鐵分手了。
  
  而宣布這個消息的,卻是杭鋼股份。當天,杭鋼股份發布重組公告,杭鋼股份向寶鋼集團、寧開投資、寧經控股發行股份等購買其各自持有的寧波鋼鐵、紫光環保、再生資源和再生科技的相應股權。簡單來理解,通過這次資產重組,杭鋼股份獲得了寧波鋼鐵集團100%的股權,同時還被注入了環保、電商、可再生能源等業務。
  
  寧波鋼鐵集團原本是一家民營鋼鐵企業,前身為寧波建龍鋼鐵集團。始建于2003年,那正是中國鋼鐵業開始狂飆突進的歲月,與其同時建起來的鋼廠還有另一家著名的江蘇鐵本鋼鐵公司。冶金博士出身的民企鋼鐵大亨、浙江上虞人張志祥這一年建立了寧波建龍鋼鐵集團,張志祥擔任寧波建龍鋼鐵集團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副董事長為郭廣昌。當時的寧波建龍鋼鐵集團,創始股東還包括新希望集團的創始人劉永好,幾乎是清一色民營股東。
  
  寧波建龍鋼鐵集團在開工建設一年后就迎來了它的第一次震動。2004年4月,國務院派出的專項督查組查實鐵本鋼鐵項目違規,被認定為“一起典型的當地政府及地方有關部門失職違規,企業涉嫌違法違規的重大事件”。
  
  危急關頭,浙江省國資背景的杭州鋼鐵集團出現了。2004年8月,杭鋼與寧波建龍鋼鐵集團初步達成重組協議,杭鋼以51%的股比入股寧波建龍鋼鐵集團。杭鋼集團進入兩年后,到2008年年底,張志祥、郭廣昌、劉永好這三位具有民營身份的創始股東,悉數退出寧波建龍鋼鐵集團。這家民營鋼鐵企業,被后進入者——浙江省國有企業杭鋼集團全盤接手。
  
  三個月后,2009年3月1日,在國家鋼鐵產業調整和振興規劃出臺背景下,四處出擊兼并重組的央企寶鋼宣布重組已經完成更名的寧波鋼鐵集團。當時寧波鋼鐵集團注冊資本為36億元人民幣,寶鋼集團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出資20多億元,持有寧波鋼鐵集團56.15%的股權,為第一大股東;杭州鋼鐵集團公司持股43.85%。
  
  但很快,徐樂江就發現,對寧波鋼鐵集團的重組并沒有那么簡單。2013年9月14日,在一個鋼鐵行業論壇上,徐樂江提及了他對寧波鋼鐵的反思。他說,很多重組,只有在整合之后才發現諸多制度性障礙,最難的不是派幾個人、投多少錢,進去之后,不同企業的文化、考核機制等方面的融合才是最難的。企業要做一個事情,得有做事情的環境。如果環境沒有,就會很難。
  
  當時,徐樂江剛剛拒絕了工信部部長苗圩的一個建議。苗圩建議寶鋼充當中國鋼鐵業兼并重組的主力軍,徐樂江要做中國的卡耐基——美國鋼鐵大王。而徐樂江則回信給苗圩說,這需要苗圩部長和國務院給我一個做卡耐基的環境,沒有的話,我要做卡耐基,還沒做成,我就死了。
  
  現在,隨著杭鋼股份的資產重組,寶鋼失去了對寧波鋼鐵的直接控制權,而寧波鋼鐵,在經過12年的不斷重組波折后,從一個純粹的民營企業變成了一個100%的國有企業。同時,在重組進入寧波鋼鐵5年后,寶鋼成了杭鋼股份的一個股權投資者。
  
  杭鋼股份董秘辦人士說,重組完成后,寶鋼集團在杭鋼股份中的持股,大約在20%左右。但是寧波鋼鐵集團人事任命、生產經營、戰略規劃等等,都將由杭鋼股份說了算。
  
  杭鋼控股寧波鋼鐵集團的工作推進得非常迅速。4個月前,也就是2014年12月,在浙江省政府的主導下,杭鋼注資寧波鋼鐵,并開始調整寧鋼管理層。寶鋼集團派駐寧波鋼鐵的董事長崔健連同其他管理人員,已經悉數撤出寧波鋼鐵。
  
  如果再回到崔健,他在2012年以總經理身份接手的寶鋼不銹鋼公司,其實也是寶鋼股份為了籌集建設其湛江鋼鐵項目的啟動資金而調整設立的。湛江項目,寶鋼集團與廣東鋼鐵公司重組的產物,是過去幾年間中國鋼鐵行業兼并重組的又一個樣板工程。
  
  而在武鋼內部,持續不停的舉報還在繼續,那些對自己從事的這個行業當下的生存狀況極度不滿的職工們,對公司領導們有些惱羞成怒。
  
  中國鋼鐵業十年兼并重組、十年分分合合;時而熱鬧非凡、時而如墜泥潭。期間,動輒幾十億上百億的投資項目不斷涌現,孫文東們和崔健們的機會也隨之而來。而現在,一些參與其中的當事人,有的身陷囹圄,有的則備受熬煎。
  
  再過幾個月,中國鋼鐵業就將迎來一份新的三年行動計劃,一個五年發展規劃以及一個時間更長的產業政策。
亚洲综合小说区图片_重口老熟七十路黑崎礼子_免费a级毛片永久免费_中文字幕乱视频在线观看_成熟女人牲交片免费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