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強:中國經濟正處銜接期 一些傳統力量消退
  如何判斷今年中國經濟的“開局”?4月14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經濟形勢座談會。會上,他“把脈”中國經濟并首次提出一個判斷:現在中國經濟正處在“銜接期”,一些傳統的支撐力量正在消退,與此同時,一些新的力量則在成長,有的新業態新產業呈爆發式成長。但目前新舊產業與動力轉換還沒有銜接到位。
  
  李克強說,大家對未來應有良好的預期,相信中國經濟會邁向“雙中高”。但絕不能忽視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必須牢固確立憂患意識。我們的調控政策既要利長遠,也要穩當前,穩當前也是為了利長遠。
  
  市場對降準和降息更看重哪個?
  
  座談會邀請了10位專家和企業負責人。李克強與他們充分互動,問題直指當前經濟發展中的關鍵點。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揚和瑞銀集團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在發言中都談及名義利率下調但實際利率上升、融資成本隨之攀升的問題。
  
  “一季度你們評判是上升還是下降?去年降息降準,今年也采取了措施。”李克強問道。
  
  “我們判斷最近有所下降,但比去年四季度還是上升的。”汪濤回答。
  
  “你們的感受降了多少?”總理追問。
  
  “大概降了20到30個點。”汪濤答道。
  
  “不多啊,微微的。不過起碼沒有上升。”總理說,接著又問:“現在市場對降準和降息更看重哪個?”
  
  “普遍還是對降準看得更重,但我個人認為降息對降低企業負擔效果更大。兩者都要用。”汪濤回答。
  
  大規模的產能受市場沖擊更大,這個怎么解釋?
  
  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院長海聞談及制造業提升,企業需要具備一定規模,規模經濟是主要的競爭力。
  
  “但另一方面問題是,我們的過剩富余產能,規模也很大,受到市場沖擊反而比小企業更大。這個怎么解釋?”總理發問。
  
  海聞認為這里面有地方政府投資沖動的問題,民營企業一般不會盲目求大。
  
  李克強說:“規模和市場還要結合,市場有需求的問題。另外就是行政分割和地方保護要破除。”
  
  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院長胡鞍鋼預測今年中國GDP增速將達7.4%,李克強請他詳談理由。
  
  對減稅有什么建議?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劉尚希認為,打造中國經濟“雙引擎”所需的減稅和增支從財政上看似有矛盾,但與市場結合起來則可化解。
  
  “通過PPP的方式增加公共產品供給,你覺得這條路子是可行的?”李克強問道。
  
  “對。”劉尚?;卮?。
  
  “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增加就業,從當前看,必然要減稅,這個你們財科所有什么建議?”總理又問。
  
  劉尚希說:“減稅更多要和稅制改革結合起來,尤其是營改增,未來減稅的效果會更大。”
  
  “你們是贊成營改增這項改革的?”總理又問。
  
  “對。建議加速推進,這個減稅是普惠性的。”劉尚希點頭回答。
  
  “對小微企業定向減稅呢?”總理又問。
  
  “這個也有效果,但實際操作中也有一些難題,包括小微企業的定義,是有彈性的,需要進一步完善。更重要的是創業門檻還要進一步降低。”劉尚希說。
  
  一季度經濟指標有很強風向標作用,開局對全年產生重要影響
  
  李克強稱贊專家和企業負責人發言言簡意賅,“有時候短話比長話更有質量、更能刺激我們的神經”。
  
  他說:“今年是我們把經濟運行指標,特別是GDP指標首次調低到7%左右。一季度經濟指標雖然大約只占全年經濟指標的五分之一,但它有很強的風向標作用,這就是我們經常講的 開局 ,開局會對全年產生重要影響。”
  
  李克強認為,7%左右的增速,目前看,在一季度支撐了比較充分的就業,居民收入也同步增長,同時隨著能耗降低環境也有所改善。這樣的平穩運行來之不易,也給了我們信心。但另一方面必須看到,經濟下行的壓力的確在持續加大,總量矛盾與結構性矛盾匯集,既有需求不足,也有供給不足。
  
  “我們一些傳統的支撐力量正在消退,與此同時,一些新興力量則在成長,有的新業態新產業呈爆發式成長。但目前還沒有銜接到位。”李克強分析道,“行業和區域現在都處在一個分化狀態,需要先把準脈搏:哪些應該保住、扶持,形成將來新引擎和新動力;哪些需要改造、升級,不能讓它萎縮;哪些該淘汰的,就要堅決淘汰。”
  
  李克強表示,現在我們正處在 銜接期 。大家對未來應該有良好的預期,相信中國經濟會邁向“雙中高”。但絕不能忽視當前經濟下行的壓力,必須牢固確立憂患意識。
  
  在保持宏觀基本政策不變的同時,用定向調控頂住下行壓力
  
  李克強強調,要以穩促進,保住穩增長、保就業、增效益的基本盤。保持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實際上,也是給市場發出一種信號:未來向好。但與此同時,我們也要加大定向調控的力度。
  
  總理說,這幾年中央實施區間調控,不讓經濟運行滑出合理區間,現在又加大定向調控力度,在保持宏觀基本政策不變的同時,用定向調控頂住下行壓力。
  
  “特別是在公共產品供給等方面,還有很大潛力可挖?,F在我們已經加快了棚戶區改造,加大了以鐵路為主導的中西部運輸體系建設、重大水利工程建設,此外,像信息基礎設施建設等,仍可以加大力度。這不是重復建設,是遲早要做的事。”李克強說,“此外就是拉動消費,特別促進服務業,我們的政策要給市場更大空間。”
  
  “工具箱”里還有不少政策工具,最大的工具就是改革
  
  李克強的結束語最終落在了“改革”上。“我們的 工具箱 里還有不少政策工具,而最大的工具就是 改革 。你們剛才講到,就連東部地區的一些企業,50%的時間在干事創業,50%的時間則在和政府磨嘴皮子、甚至跑斷腿。所以我們下一步還是要在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的基礎上,著力促改革、調結構,把握好穩增長和調結構的平衡點。”
  
  李克強贊嘆道,中國的老百姓勤勞又有智慧,只要給他們充分的空間,就能釋放出巨大的創造力,這也是中國30多年改革開放的根本經驗。政府要放手讓他們去闖去創,推動形成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生動局面。當然,簡政放權不是一放了之,還要放管結合。企業希望有公平的市場環境,政府就應該當好裁判員,這樣才會避免劣幣驅逐良幣。
  
  李克強說:“當前確有壓力,甚至在一些行業的壓力還比較大。但也有動力,多數企業長期看好這個市場。我們的調控政策既要利長遠,也要穩當前。穩當前也是為了利長遠。”
  
  總理敦促提網速降網費
  
  座談代表反映手機上網流量費高,李克強稱要研究如何把流量費降下來
  
  “現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問 有沒有WiFi ,就是因為我們的流量費太高了!”李克強總理把這一“社會關切”帶到了14日舉行的一季度經濟形勢座談會上。
  
  提高網絡帶寬潛力很大,空間也很大
  
  參加會議的企業家代表、網易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磊在發言中說,中國經濟走到今天,需要一批有專業技能的藍領工人,應該利用移動互聯網平臺,把一些專業技能的知識講授、在線培訓,包括民眾最關心的醫療保健知識傳遞給更多人。
  
  “不過,現在我們的流量費很貴,1G就要70元,我覺得這可能會成為一個障礙。”丁磊說。
  
  李克強當即對有關部門負責人說,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費降下來,“薄利多銷”。
  
  網費降低與加大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力度息息相關。此前,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侯為貴也提出了相關的問題。他分析道,當前中國互聯網流量的“指數式”增長,對通信基礎設施不斷提出挑戰,需要進一步加大建設力度。
  
  李克強立刻要求有關部門負責人“加快協調工作”。他說:“我之前就說過,中國的信息基礎設施之落后,我們自己都很難想象!”
  
  侯為貴接話說:“您說得很對,我們和日本、韓國、歐美的帶寬還差很多。”
  
  “豈止是這幾個國家??!”李克強說,“根據國際電信聯盟的評估,我們在世界范圍內的排名在80位以后。加大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提高網絡帶寬,這方面我們的潛力很大,空間也很大。”
  
  “有些發展中國家的網速都比北京快”
  
  一個多月前的3月5日,李克強也曾就“網速”問題作出相似的表態。他在參加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的經濟、農業界聯組討論時說,自己到一些國家訪問時發現,“有些發展中國家的網速都比北京快”。
  
  總理當時說:“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是重要的公共服務,應當加大建設力度。”
  
  在14日的座談會上,李克強最后要求,“參會的有關部門要把這些專家和企業家的發言稿帶回去,認真研究!”
  
  編輯:孫正平     來源:新京報
亚洲综合小说区图片_重口老熟七十路黑崎礼子_免费a级毛片永久免费_中文字幕乱视频在线观看_成熟女人牲交片免费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