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動產統一登記再延“預產期”

備受外界期待的《不動產登記條例》(下稱《條例》),最終未能在6月底如約出臺。


早在7年前,以住房信息聯網為核心內容的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便在《物權法》中被明確提出,但其進展卻極為緩慢。此番不動產統一登記條例的“難產”,更是引來了外界諸多詬病。然而,無論是對《條例》所涉利益各方的抨擊,還是對“反腐論”的肯定,都寄托著民眾對于政府“壯士斷腕”的期盼。


蹉跎7年再度爽約


早在2007年,我國頒布實施的《物權法》就明確規定:“國家對不動產實行統一登記制度。”


近年來,雖然一些地方成立了專門機構推行不動產統一登記,但由于涉及土地、房屋、林地、草原、承包地等不動產權利,涉及國土資源部、住建部、農業部等多個部委,國家層面并沒有建立統一的不動產登記制度,導致《物權法》相關內容無法落地。


這一問題在2013年11月20日有了重大進展,當天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要“整合不動產登記職責、建立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將分散在多個部門的不動產登記職責進行整合,由一個部門承擔”。


今年3月26日,由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任召集人的不動產登記工作第一次部際聯席會議正式召開。該會議制度由國務院2月24日發文同意建立,會議成員來自九大部委,整個不動產登記工作的時間表也在此次會議上被明確。正因如此,《條例》的出臺時間才被輿論密切關注,并不斷為之倒計時。


不過,今年5月中旬,國土資源部改變了說法,從此前的“6月底出臺”變為“力爭6月底前將《不動產登記條例(送審稿)》報出”。


根據規劃,從今年開始,我國將用3年左右時間全面實施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用4年左右時間運行統一的不動產登記信息管理基礎平臺,形成不動產統一登記體系。而在這其中,《條例》是第一個重要環節,它將決定不動產登記的主要原則和大方向,可視為不動產登記制度的“頂層設計”。外界更期望能從《條例》中看出其對各界的影響程度,比如能否影響房地產市場,能否助力現階段的反腐工作等。


客觀因素致實操困局


那么,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緣何遲遲未落地?


以住房信息聯網為例,2012年6月,住建部稱擬初步完成全國房地產信息聯網系統工作;2013年2月,住建部下發通知,要求與住建部聯網的城市在2013年6月達到500個;但到了2013年7月,這一目標并未實現。


盡管住建部已再三表示將確保信息安全,但身處聯網實操一線的地方政府卻顧慮重重。有房地產從業人士表示:“不少城市的住房信息系統聯網條件已經成熟,在大數據時代,這是任何一家大型商業公司都能完成的項目,推進緩慢的阻力主要在于其他利益考量,比如擔心影響房價和地價等。”


南京工業大學房地產管理系主任吳翔華則認為,部門利益分割是推進難點之一。不動產統一登記涉及土地管理部門和房產管理部門,有些部門為垂直管理,有些為地方管理,情況復雜。這一制度一旦推行,將導致部門之間行政權力的重新劃分,因此難度較大。


某業內人士也指出:“房地產信息聯網在技術上沒有問題,只是有些部門和地方顧及自己的利益,每個部門的發證登記權限背后是其更高層次的審批權限。不動產統一登記以后,‘房姐’‘房叔’們就藏不住了。針對個人住房信息泄露,2013年2月,福建、江蘇等地分別出臺政策,限制‘以人查房’。但公眾并不買賬,認為‘以人查房’應該成為一大反腐利器。”


對此,姜大明在第一次部際聯席會議上表示:“在建立和實施不動產統一登記制度過程中,要注重保護不動產權利人合法財產權,注重保障不動產交易安全,注重提高政府治理效率和水平,更好地滿足市場經濟發展需求和財稅金融改革需要。”


“反腐論”的AB面


自從中央決定開展不動產統一登記以來,不少業內觀點便將其與反腐、調控樓市掛鉤。其中,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的觀點最為鮮明。他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條例》出臺后會增加市場上的供應量,房價就會下跌。”這種邏輯的背后,是認為不動產統一登記將迫使腐敗群體拋售房產,進而導致房價下跌。


中國房地產數據研究院有關專家指出,不動產基礎數據的不健全使房地產成為腐敗官員洗錢和安置不法財產的重要渠道。如果房地產等不動產實現全國統一的登記和信息互聯,將對貪腐官員產生很大的震懾作用。


財經評論人余豐慧稱,這一政策的落實,考驗政府改革的決心,也考驗政府是不是真的敢于“壯士斷腕”。


而辯解者則從法理和現實兩方面認為這兩者不能直接畫等號。前述業內人士認為,即便《條例》最終規定可以“以人查房”,也是有前提和限制條件的,而且這種限制條件和現在的一些規定也會保持基本一致,并非人人都可以隨意查詢他人房產情況。


“不動產統一登記工作主要是整合現有各類信息,增補《物權法》遺留下來的問題,而非新創造一個可用來反腐的信息平臺。”該人士稱。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孫憲忠也表示,不動產登記立法與反腐倡廉是兩個不同的范疇。不動產登記法律從本質上看屬于私法范疇,而反腐屬于官員治理范疇,是官員管制法,屬于憲法行政法領域,涉及的法律問題屬于公法范疇,與作為《物權法》的私法無關。因此,不動產登記立法的基本出發點是反腐的說法不成立。


“不動產登記的公開性,是說它不屬于國家保密范圍,不能為了反腐倡廉而破壞不動產登記規范的技術性,違背立法科學的原則。”孫憲忠稱。


亚洲综合小说区图片_重口老熟七十路黑崎礼子_免费a级毛片永久免费_中文字幕乱视频在线观看_成熟女人牲交片免费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