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鋼拖欠工資遭集體討債 通德系鋼鐵版圖舉步維艱

西鋼的資金主要靠銀行和找國企“托盤”維系,在銀行加緊對鋼企收貸的大環境下,民企融資的成本很高,“算起來鋼廠根本賺不了錢” 。


“員工討薪的事是事實,它停產了好幾座高爐也是事實。”7月2日,一位熟知西林鋼鐵集團(下稱“西鋼集團)的行業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西鋼集團有4座高爐,現在還在生產的只有一座高爐、一條線材和一條棒材生產線。


本報日前獨家報道,西鋼集團因拖欠員工數月的工資,引發后者集體討債。由此,在這家黑龍江省最大鋼鐵聯合企業改制10年后,其真實困境也被漸次揭開。


梳理“資本家”吳進良執掌的“通德系”,其實業版圖涵蓋了鋼鐵制造、藥品開發生產、儀表及車用部品研發制造等多領域,西鋼集團也僅是旗下鋼鐵板塊的一部分。


7月2日,《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聯系通德集團成都總部,但對方未直接回應。


兩年吞下三家鋼企


一位早前接觸過西鋼集團的企業高層向本報記者表示,在2004年前后,黑龍江方面曾有意要將西鋼集團出售,但當地的民營企業實力有限,最終沒有將西鋼集團吃下。


一年后,這家當時還帶著國企身份的東北鋼企,投入到了“通德系”的懷抱。


2005年11月29日,黑龍江省國資委和“通德系”旗下子公司深圳市品牌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深圳品牌公司”),及另一家子公司西藏海特實業簽署國有股權轉讓合同。


所謂“通德系”,是對掌門人吳進良旗下公司的統稱。從1993年起,吳先后在國內設立了多家公司,并在此后通過這些公司進行了大規模的資本運作。其中,吳進良曾在1996年出資80萬元創立了深圳建德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深圳建德),成都通德實業公司(成都通德)也在同一時間成立。這被視為吳進良的核心運作平臺。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梳理發現,在將目標鎖定黑龍江之前,通德方面已對坐落在山西的長治鋼鐵廠進行了考察,而此前一年,達州市政府已將達鋼70%產權轉讓給成都市新天通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新天通公司”),后者是吳進良的旗下公司。


“2005年前后,正是國內民營資本大規模納入鋼鐵行業的時候,從當時的市場看,鋼鐵的利潤非常高,對資本的吸引力十足。”卓創資訊分析師劉新偉說。


而當時的產業政策,更是助長了通德系鋼鐵版圖的形成。由于行業集中度低、鋼企競爭力不強,2005年4月20日國務院審議并原則通過了《鋼鐵產業發展政策》,這一鋼鐵領域的綱領性文件的出臺,使得中國鋼鐵行業的兼并重組得到鼓勵。


西本新干線高級分析師邱躍成表示,當時,國內一些大的鋼鐵企業開始通過擴大產能、兼并重組來提高自身的市場占有率,從而提高競爭力,“通德系”的鋼鐵版圖也是在那時候一步步擴大的。


吳進良早前收購的另一家鋼廠——長治鋼鐵的經歷則富有戲劇性。


2005年7月,長鋼正式拉開改制的大幕。改制后的股東,除占股21.71%的長鋼工會外,另外兩家分別是新天通公司(占股58.29%)和長治國資公司(占股20%),其中,通德實業以旗下通德藥業股權出資占新天通公司49.6%的股權,而深圳建德(關聯公司)又擁有通德實業35%的股權。


但其后媒體報道稱,在長鋼大力推進改制進程的時候,大股東新天通公司先后抽調資金4個多億,并最終不得不將此事對簿公堂。


山西省工業經濟聯合會當時提供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長鋼”的收購方新天通公司成立于2001年,成立時就違反《公司法》關于公司注冊資本必須為實收資本的規定,由四川通德實業公司在通德藥業的1.24億元股份出資控股。


最終,在金融危機中勉強活下來的長鋼,選擇了首鋼,雙方于2009年8月8日正式聯合重組,首鋼總公司持有新公司90%的股份,長鋼也隨之更名為首鋼長治鋼鐵有限公司。


除了鋼鐵制造板塊,由成都通德等戰略業務單元組成的通德集團,涉及的實業投資還有藥品開發生產、儀表及車用部品研發制造等,具體產業包括西藏藏藥、通德藥業、大宗貿易、金融業務等,輻射北京、上海、四川、黑龍江等十余個省份。


直到目前,吳進良除了是上市公司天興儀表(000710.SZ)實際控制人,現任職務還包括成都通德董事長、深圳品牌公司董事長、深圳市同壯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成都天興儀表(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等。


今非昔比


但是,當十年過后,鋼鐵行業形勢已經今非昔比,曾在早期大肆并購鋼鐵資產的吳進良和他的“通德系”,可能尚未嘗足甜頭就要飽嘗苦頭。


7月2日,《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聯系通德集團成都總部,對方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對旗下鋼鐵資產的具體運營不清楚,同時無法提供其他聯系方式,并讓記者想辦法通過其他渠道了解。


本報記者掌握的數據顯示,到今年一季度,西鋼集團的負債總額約為190個億,而在此前兩年,負債總額曾逼近240億元。“西鋼確實存在問題,這兩年的資產負債率一直在100%上下浮動,也曾經超過100%。”有知情人士說。


一位西鋼集團員工向本報記者證實,西鋼主要的產品是線材、螺紋鋼等,但現在這些鋼材根本賣不動。


前述行業人士還表示,西鋼的資金主要靠銀行和找國企“托盤”維系,在銀行加緊對鋼企收貸的大環境下,民企融資的成本很高,“現在市場上的一般月息在1分2到1分5,噸鋼每個月僅資金成本就要四五十塊了,再加上銷售和管理成本也在提高,算起來鋼廠根本賺不了錢”。


由“通德系”控股的達鋼的處境同樣堪憂。


據四川省經信委披露,由于鋼材產品價格處于低位運行而原材料、運輸及人工成本處于高位,融資貴、融資難導致鋼鐵行業經濟效益下滑,其中,去年前三季度,包括達鋼集團等多家鋼企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到今年前四個月,這些企業的利潤繼續大幅度下降。


公開資料顯示,吳進良此前多次在達鋼發表講話,《達鋼報》的一則報道顯示,吳進良曾在此前一次達鋼集團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大會上表示,如果達鋼在一年內沒有重大的轉變,“我將行使大股東的權力,解散、改組董事會、監事會,同時重新聘任經營班子”。


亚洲综合小说区图片_重口老熟七十路黑崎礼子_免费a级毛片永久免费_中文字幕乱视频在线观看_成熟女人牲交片免费观看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